太初说|少年长成终需时 第一百四十六章 如此抉择

推荐阅读:命之途末世猎人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道无心万古武帝数风流人物赘婿当道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我的1982机甲破世
  “这是怎么回事儿?雪娘和方师弟无冤无仇,怎么会突然将他带走呢?”



  关心则乱的尹青说话间都充满了焦急,瞪大双眼看着洛言,似乎在责问他为什么不将方卓看住。



  没想到尹青会如此这般想,洛言面色古怪地说道:“尹青兄弟想到哪儿去了?我孤身来寻你不容易暴露踪迹,你方师弟自然是要跟着雪娘走啊,不然他一人在外你难道放得下心来?”



  “啊?原来是这样......”



  尹青听完洛言不慌不忙的一通解释,脸红得像熟透了似的,恨不得眼前有个地缝钻进去。也就是他在这么短时间内遭遇了如此多的变动,导致自己过度紧张,莫名其妙地有些疑神疑鬼。



  “洛言大哥,是在是抱歉,我自己有些情不自禁地就......”尹青低着头说话的声音细若虫蝇,甚至都有些不敢抬头看洛言的眼睛。



  洛言笑了笑,伸出手拍拍尹青的肩膀,示意他没事:“哈哈哈,无妨,设身处地地想,要是是我的话,也并不会比你做得更好。”



  尹青没说话地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但是眼中还是止不住地露出关切的神色。



  “那方师弟现在身在何处呢?”



  “这不就带你来了嘛,你方师弟就在此处!”洛言指了指屋中,示意尹青一路跟上。



  “哦哦哦,嗯......”



  随着洛言推门进去,尹青看见正盘坐在地上闭目调息的方卓,在他身前是双手变幻,驭灵运劲的雪娘。



  “他们这是在?”尹青凑拢到洛言跟前,悄悄地问。



  洛言此时此刻也放低了声音,回道:“你方师弟当时在无尽之海中受了伤,需要日日调理才行,我不在的时候就只能够依靠雪娘多多费心,具体情况就是你现在看见的这样。”



  “那他的伤势如何,严重吗?”尹青也才化气期修为,自然不懂得如何去辨识方卓现在的情况,只能够出声询问洛言。



  “此间伤势倒是不重,只不过他修为尚低,遇到此番状况自身难以化解。甚至有些残存的木灵之气可以说是已经深入经脉,化为顽疾,不是那么容易祛除的。”洛言也没有隐瞒,对着尹青实话实说。



  尹青心头回想起在无尽之海中的遭遇,此时此刻难免有些想笑,方卓好像确实是当时最惨的那一个。不仅被青涂君一通收拾,也被顾九锡来回扯弄。“这伤势会影响到他赶路么?”尹青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来,问得洛言都愣住了。



  “不知道尹青兄弟的意思是?”洛言带着疑惑发问,显然是没明白尹青的打算。



  尹青指了指方卓,又指了指自己,道:“我其实是受他师父所托,送他回微尘剑派行成人礼的,现在已经都耽搁了这么多时日,若是再不及时抵达的话,恐怕就会误了时辰。到时候不仅我没有履行承诺,方师弟自己也会受到影响。”



  洛言闻言点了点头,沉吟片刻,道:“赶路倒是不妨事,主要是现如今你若是招摇过市的话,反而很敏感,容易引来诸多问题。要走的话就要趁现在,不然再晚些时候可就难说了。”



  “我?发生了什么事,会如此......”听了洛言的话,尹青明显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所在,自己整个人都处于发蒙的状态。



  洛言整个人像是看怪物一样盯着尹青,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搞出这么多事情,闹得这悬空港中沸沸扬扬,感情你自己还不知道?”



  “啊!”尹青也很纳闷儿,自己究竟干了什么?听洛言的口气,仿佛自己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一般。



  “你想想前些时日,你做了什么......”洛言白了一眼尹青,抛出一句话提醒道。



  “我不就在醉春楼里和柳康比试了一场吗?”尹青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毕竟柳康给他的映像也算深刻。虽然比试结果不及他,可那也是对方嚣张跋扈,过分轻敌的原因,以及对方并没有尹青如此丰富的战斗经验所致。



  “然后呢?你又干了什么?”洛言也不知道尹青是不是在卖傻充愣,于是又问到。



  “就和大家分开,我独自一人同他们去柳家了呀。”



  听了尹青的话洛言终于是忍不住了,开口说:“那你可知道现在这悬空港中将近有一大半儿的人在寻你?”



  “哈?寻我干什么?我不是前去柳家了么,他们要找人也应该向柳家去要啊。”说到此处,尹青整个人颇为得意。在他看来,自己略施小计就耍的众人团团转。



  洛言看着很是自得的尹青不由泼了一瓢凉水,没好气地道:“你以为自己假死脱身的戏码做得天衣无缝?那你也太小瞧天底下的修士了吧?”



  “呃......”正在兴头上的尹青被洛言一语道破,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其实原本你的谋划算得上妙极,这一招嫁祸于人用的很好。让诸多散修作为你的依仗,同时又背靠着柳家来平衡散修的实力,让他们不敢对你妄动。双方都有些忌惮,毕竟不知道你会投向哪边。此时此刻再在柳家的地盘上身死,金蝉脱壳群情激愤之下,不会有人注意你的行踪,便可以借机遁走。我说的对于不对?”



  洛言一番话说得头头是道,让尹青除了瞠目结舌地点头之外再说不出其它话来。



  “既然洛言大哥都如此认同我的做法,那为何又说我小瞧了天底下的修士?”尹青心中难免有些刨根问底的想法,以他的角度来看,这个计划可以说是实施的很完美了,没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纰漏。



  “唉,为什么说人算不如天算呢?你在无晦崖下发生了什么,其实永远可能都不会有人知道。”洛言叹了口气,甚至带着些许惋惜。



  “话虽如此,那洛言大哥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尹青好奇地问。



  洛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你好好想想,你不仅是他们口中身怀帝叶氏遗宝的存在,更是把柳家家主柳南风引入水底,使他不见踪影的存在。你不觉得过于惊世骇俗了么?”



  “什么!柳南风不见了?”尹青现在嘴巴大的可以塞下一枚鸭蛋。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都从水底出来了,柳南风竟然消失不见了。按照他心中所想的是,球儿应该等柳南风遁走之后才把自己送出来的。难不成,球儿将柳南风......



  想到这里,尹青不由打了一个寒噤,不敢再往下想,饶是他第一次来延戎大陆,他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雄霸一方的柳家家主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消失了,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甚至会导致无数人丢了性命。



  “洛言大哥,那现在我应该怎么办?”尹青言语中都有些哆嗦,不知道说什么好。



  “现如今就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躲,要么逃。”



  “躲应该如何躲?逃又应该如何逃?还望洛言大哥教我!”尹青躬身行礼,诚恳地朝着洛言请教接下来自己应该选择的道路。



  “若是选择躲的话,必然就是找一处僻静之地熬过柳家的缉拿和悬空港中诸多散修的追踪。这样的好处和坏处都很明显,好的是可以伺机而动,等待时局的变化。坏的一方面就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平息这次骚乱,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会陷入躲避之中。”



  “那我若是选择逃呢?”



  “就必须赶紧动身,趁他们注意力还在无晦崖没有回过味儿之前,出走悬空港,一路向微尘剑派而去。只要你们行进速度比消息走漏的速度快,那么,便足够安全。好处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坏处么,相比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一旦在路上被截会发生什么事情。至始至终,如何选择,还是要看你自己。不要犹豫,果断才能活命!”



  尹青听完洛言的建议,脑海中浮现出无数种情形,终究似乎还是下定了决心,道:“既然横竖都有风险,缩头也是死,伸头也是死,要死也要死在路上,总比蜗在一处强!”



  “看样子你已经作出了选择,那就不要更改,一定要坚持下去!”洛言郑重其事地叮嘱着尹青,生怕他只是一时热血做出选择,到时候又临阵退缩,如此反复乃是大忌!



  尹青点了点,把洛言的话牢牢在心中。



  “唉,尹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要不是洛言大哥和雪娘姐姐拦着我,我早就想出来寻你啦!”还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的方卓见了尹青咧嘴笑到,一股脑儿地从地上跃起,朝着两人走来。



  尹青一拳锤在方卓胸膛,也是笑了笑,说:“怎么样,身板儿可还行?能不能上路?”



  “啊?上路?尹师兄你怎么回事,一回来就诅咒我,呸呸呸!我身子骨结实着呢,谁要上路了!”方卓朝着尹青做了个鬼脸,吐舌道。



  “是是是,是师兄说话不严谨,一会儿席间自罚三杯,如何?”



  尹青不想让方卓知道如今局势,于是故意岔开话题说道。
太初说最新章节http://www.sanguba.com/taichushuo/,欢迎收藏
手机看太初说http://m.sanguba.com/taichushuo/太初说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太初说》版权归原作者予无余音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灵缘界修罗丹神垂钓之神末世神魔录从姑获鸟开始从红月开始诸天最强大佬网游之全民领主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无双庶子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网站地图

三顾吧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