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沉轲|第九十九章:神女有情

推荐阅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戎承瑾身上骤减,见朱岩挺剑向自己刺来,本能的抬手招架,两人双剑一交,戎承瑾却禁不住身形乱晃。朱岩料不到他怎么这般虚弱,急忙卸掉剑上的劲力,忽然脚下一滑,仰天摔倒,长剑脱手而出,疾向司马南射去。身子不偏不倚,倒在戎承瑾怀里。



  朱岩偷偷的向戎承瑾展颜一笑,悄声说道:“快抱着我!”



  戎承瑾心感诧异,满心疑惑地向朱岩一眼,两人四目交接,朱岩不禁脸上一红,娇羞无限,眼睛里含情脉脉。戎承瑾将手中长剑架在脖颈之中,喝命前来救援的人:“都站住!都不许动,谁我就杀了她!”



  众刀客、侍卫见状,忙收住了脚,将两人紧紧地围在中间。



  宸王急道:“这……这……先生,快救救小女……”



  司马南略加辨别,便已明了,心头雪亮,冷着脸,踏步向戎承瑾两人逼了过去。



  “站住,你再上去一步,别怪我不客气!”戎承瑾口中说着,右手上的剑明显的往朱岩白嫩的脖颈里嵌入了几分。



  朱载砜急忙提醒:“先生,我妹妹还在他手上……”



  “师父,我不想死,您救救我!”朱岩嘤嘤的佯哭道。



  司马南更加气愤,心里咒骂着“哼!你这个死丫头,你这是不知道人心险恶,舍身救虎,把性命当做儿戏!居然胳膊肘往外拐,装模做样的和家人做对。”只因顾及到朱岩的名声,不好说出来!



  “小贼,你胆敢动郡主一根寒毛,老夫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戎承瑾哈哈的笑:“死无葬身之地和有葬身之地有什么区别,如今倒多了一个人陪葬,我还怕你不成,你再敢向前一步,我立刻杀了她,站住!”



  朱岩听见戎承瑾又说要和自己一起死,心里顿时觉得甜滋滋的,忍不住暗中偷笑,悄声道:“傻瓜,还不快挟持我一块走,等离开这里,然后我们再死!”



  她话虽然说得疯疯癫癫不着四六,戎承瑾却登时听明白了,当即喝道:“都让开,不然我就杀了她!让开!”



  朱岩又哭道:“父王、师父,我不想死,求求你们救救我!”



  宸王见众人投鼠忌器,戎承瑾拖着朱岩越走越远,免不了担心:“先生,小女……”



  司马南安慰道:“王爷放心,那小贼受了我两掌,伤及五脏六腑,纵然不死,也活不久了,没有能力伤害郡主!”



  戎承瑾忍着挫骨的痛,走了二三里路,转到一僻静之处,见无人追来,再也支持不住,嗓子一甜,又吐出一口鲜血来,顿时全身虚脱无力,手中的剑,跌落在地上。戎承瑾紧贴着墙壁,不住地喘息。



  “你怎么了?”朱岩见戎承瑾呕血,忙上前查看。



  “走开,别管我!”戎承瑾像一头受了伤的狼,警惕地瞪视着朱岩,怒喝道。



  朱岩闻言一怔,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默默地注视着戎承瑾,见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愈加急促,忍不住说道:“你中了我师父两掌,只怕伤势很严重,我带你看太医好不好?”朱岩说着,又向戎承瑾走近。



  “站住!我不要你帮,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你!”戎承瑾顿了顿,问:“你刚才为什么要假装失手与我,你有什么企图?”



  朱岩虽然泼辣,但害羞毕竟是女儿家的天性,与生俱来。羞红了脸,啐了一口,道:“呸!什么……企图不企图的,难道帮助你还需要为什么吗?”



  戎承瑾质问道:“平白无故的,你为什么要帮助我?更何况你我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谁和你有仇了,我欠你什么了?”



  戎承瑾闻言一愣,怔了怔方道:“你爹爹害死我爹爹,此仇不共戴天,我戎承瑾但凡有三寸之气,就一定会报的此仇!”



  朱岩笑靥如花道:“我父王是我父王,我是我,他可不能代表我。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报仇应该去找我父王,怎么算在我头上呀?这不公平!”



  戎承瑾被她一席话雷的外焦里脆,哼唧半晌,不甘地说:“哼,你……你这是狡辩。”



  朱岩笑了。脸上显得很是得意,一往情深的看着他。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戎承瑾不解地问。



  “我……我喜欢你,不想看到你被师父打死,所以……所以……”朱岩蚊子样的哼哼道。



  她虽然秉性活泼开朗,但毕竟是年将及笄的少女,第一次当面对心上人说这些话时,难免会有些羞涩,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个少女的天份。



  戎承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怔地看了朱岩半晌,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我说我喜欢上你了,自从上次在武当山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紧紧地抱着我,还还说要和我一起死,我心里觉得这很好玩,我很开心!”



  “这不可能!你走吧!”戎承瑾。



  “为什么?我喜欢你,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长的这么漂亮,喜欢我的人多的数不清,我哪里不好,哪里配不上你了?你说?”



  “你走吧,你我之间是不可能的,我今生今世都不会再喜欢谁的!”



  “为什么?”



  “我已有妻室……”



  “我杀了她!”朱岩愤怒地说。



  “她,”戎承瑾空洞的望着前方,怅然道:“她已经死了!”



  朱岩又笑了,笑的十分好看,对戎承瑾的态度又亲切了几分:“那不是很好吗!省的……”



  “他是被你父王的鹰犬害死的!”戎承瑾近乎咆哮向朱岩吼道:“我爹、我娘、我指腹为婚的妻子,都是被你父王朱宸濠害死的!”



  朱岩神色自若地点点头,说:“所以你找我父王报仇,我知道的;有很多人找我父王报仇,我也知道的。这是他的事跟我没有一点儿关系!是不是?”



  戎承瑾确认自己是遇见了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也没有和她继续说下去的耐心,催促道:“你快走吧!”



  “不!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只要能够呆在你身边,我心里就很开心!”朱岩固执的说道。



  “你快走!你再不走,我就杀了你!”戎承瑾说着持剑呵斥道。



  朱岩凝视着戎承瑾片刻,忽然笑了起来,道:“你不会杀我的,要杀一个人应该是偷偷地杀了他,而不是告诉他自己要杀他,哪有你这样子杀人的?呵呵……你为什么一直赶我走,你是不是怕伤害我,你是不是也喜欢上我啦?”



  戎承瑾冷冷地道:“我不和你一般见识,我当然也不会喜欢你的。你一个大姑娘家,口口声声的喜欢长喜欢短,没有一丁点矜持,可见跟你父亲朱宸濠一样,就是一个没有教养之人,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不要脸的女子。我不想杀你,是因为你救过我一次,我戎承瑾不欠别人,一命抵一命,待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别怪我下手无情!你快走,滚!”



  朱岩虽然直爽豪放,羞耻心自是有的。她从未曾想过自己的一片真心、痴心,交付于戎承瑾,他会这般不屑,弃之如敝履。满腹的委屈顿时涌了上来,嘤嘤的哭了起来:“原来我在你心里面竟是这个样子。好,我走!你记着,我恨你一辈子的!”



  朱岩说着伸手抹了抹眼泪,哽咽道:“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你听着,如果哪一天我知道你喜欢上别人,我一定会杀了她;你喜欢一个,我就杀一个,你喜欢两个我就杀一双,一直杀到我是最后喜欢你的哪一个!”



  戎承瑾闻言大怒:“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为什么不敢?”朱岩说着便往回走,道:“我现在就去叫他们过来!”
史海沉轲最新章节http://www.sanguba.com/shihaichenke/,欢迎收藏
手机看史海沉轲http://m.sanguba.com/shihaichenke/史海沉轲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史海沉轲》版权归原作者小半桶水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灵缘界修罗丹神垂钓之神末世神魔录从姑获鸟开始从红月开始诸天最强大佬网游之全民领主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无双庶子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网站地图

三顾吧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