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之剑|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战后会面

推荐阅读:命之途末世猎人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道无心万古武帝数风流人物赘婿当道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我的1982机甲破世
  对于驻守在格瑞塔要塞的高岭王国将士们而言,今天的经历恐怕将成为他们整个人生中最不可思议、最古怪离奇的一段记忆——从天空坠下的“流星火雨”,瞬间瓦解畸变体大潮的重炮轰炸,覆盖整片平原的豪雨风暴,在风暴中降临大地的异族战士……

  当然这些异族战士里也包括那些打到一半突然从天上掉下来挂在城墙和塔楼上的……

  “嗨,高空降落嘛,总有出现意外的时候,天象这玩意儿谁说得准呢?我们只是能制造一个适合空降的环境,又不能百分之百地控制住所有的高空气流,”格瑞塔要塞的城墙上,一名有着海蓝色长发的海妖拍着旁边一名士兵的肩膀,大大咧咧地解释着自己掉在战场外面的原因,“我当时往下跳的时候瞅的准着呢,理论上应该正好能落在一小撮侥幸活过轰炸的畸变体旁边,结果谁想到刚落一半就遇上一阵大风,那风呜呜的啊,那时候我形态都切换完了,再想调整轨迹都来不及——然后这不就pia叽一下掉你脚边了么……”

  被拍着肩膀的是一个看上去顶多十七八岁,满脸都是紧张的年轻士兵,他一边紧紧抓着手中武器,一边忍不住把视线落在面前这位“异族友军”身上,尽管对方有着怪异的、像蛇一样的尾巴,其上半身却仍旧是一位美丽的女士,这让这个年轻人看上去颇为紧张腼腆:“那……那你没受伤吧?我刚才看你掉下来的时候摔得挺严重,半个身子都嵌进去了……真的没事?”

  “我好着呢!掉下来的时候我做过形态切换了,没那么容易摔死,”蓝发海妖拍着胸口,一脸愉快,“而且这才哪到哪啊,当初我跟着几个姐妹去海崖附近冲浪,被一个大浪拍在悬崖上,当场给拍个稀碎,当然了,她们几个也挺碎……”

  年轻士兵一脸无措,这个话题实在超出了他以往跟人交流的经验——他只能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想办法让自己的表情不要太奇怪:“……那听上去确实挺厉害……”

  “还好吧,我们那每年都办一届暴毙创意大赛,我的记录还算排不上号的,凡妮莎将军经常说我虽然有创意,但观赏性不足,尤其是缺少一种平静中的爆发力什么的……反正我是不太懂,我对艺术这块不擅长,”蓝发海妖摆摆手,接着表情中带上了一丝遗憾,“唉,要说这次最头疼的还是掉在范围外头这事,回头肯定会被她们笑话,打一场仗我这一个敌人都没砍到……”

  年轻士兵:“……”

  这次他是彻底接不上话了,显然海妖的生活习性对于一个三观正常的人类而言还为时尚早……

  不过幸好这尴尬的状态也没持续多长时间,那性格大大咧咧的蓝发海妖仿佛突然间感受到了什么,抬头看向了格瑞塔要塞外面,紧接着便转过身去:“啊,好像是我上司过来了,大概一会就到——我先走了啊,回头有机会再聊,跟你说话还挺有意思的……”

  撂下这么句话,蓝发海妖也没在意年轻士兵是否回应自己,尾巴左右摆动着便飞快地离开了这里,只留下满脸错愕的年轻人在原地看着一个离去的背影发呆,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才有另一个看上去年纪大一点的士兵从附近过来,拿胳膊肘捅了捅还在愣神的年轻人:“哎,人都走了你还看着呢?看傻了?”

  年轻士兵这才激灵一下子反应过来,却只是带着怪异的表情张了张嘴,似乎完全不知该如何开口,战友见状不由得兴起了揶揄之心:“看你这傻样……好吧,没办法,虽然种族不一样,但那位女士看起来确实挺漂亮的。怎么着?人生第一次跟漂亮姑娘说这么多话?有什么感想没?”

  “……我爸妈绝对想不到他们儿子这辈子第一次跟这样的漂亮女士说话都聊了些什么东西……”年轻士兵语气古怪,“我刚才应该问一下她的名字来着……”

  这些短暂而意外的交流只是发生在格瑞塔要塞中的一些插曲,而奥德里斯现在还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和思考这样一个深海种族与陆地国度的接触会为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长远影响,对于已经在这条防线上坚守了一整个冬天的国王而言,来自北方塞西尔帝国以及深海海妖王国的两支援军是他现阶段最为重视的事情。

  在格瑞塔要塞的一处上层平台,奥德里斯与皇子洛林带领着数名亲信将领站在平台边缘,他们擦掉了甲胄上的血污,但那种在战场上浸泡出来的血腥气却仿佛仍然能从他们的衣缝里渗透出来,当一阵嗡嗡声从天空响起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向天空,一架银灰色龙骑兵飞行器以及三只红色巨龙的庞大身影出现在他们眼前——后者显然是那架飞行器的护航小队。

  洛林忍不住轻声咕哝了一句:“……两年前,龙还是传说中的生物……”

  “两年前,我们还觉得那道宏伟之墙可以再屹立好几个世纪呢,”奥德里斯轻轻摇了摇头,一边注视着那飞行器和三只巨龙缓缓降低高度一边低声说道,“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

  说话间,那架飞行器已经平稳地降落在了平台中心,而担任护航任务的三只巨龙则在半空被一片魔力光辉笼罩,紧接着便化作人形以一个普通人类绝对会摔个半死的高度落在了龙骑兵旁边,他们中那位有着火红长发的女士上前一步,似乎是想要搀扶那位正在从龙骑兵里走出来的、头发花白的将军,但后者只是摆了摆手,便身形矫健地跳到了地上,看上去灵活的简直像个年轻人。

  随后又有一个身影从龙骑兵的乘员舱里钻出来,那则是一位身材高大、有着天蓝色长发的美丽女士,但她走出座舱时显然不像拜伦那样“潇洒”,她很认真地扶着旁边的扶手从一块倾斜的踏板上走了下来,然后又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站姿,就好像还不怎么习惯在陆地上用双腿走动一般。

  奥德里斯带着洛林等人迎上前去,这位强壮的独眼国王首先认出了拜伦——尽管双方此前并未见过面,但那副面孔他还是在一些宣传资料上看到过的:“拜伦将军,非常感谢您的驰援,整个南线战场现在都可以松一口气了。您旁边这是……”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位红发的巨龙女士以及那位蓝发女士身上,虽然有些推测,却没有贸然猜测她们的身份。

  “阿莎蕾娜,圣龙公国第三远征部队的指挥官,兼任联盟联络官员,”红发的巨龙女士点点头,“我带领的一支龙裔部队随拜伦将军的远征舰队一同行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也将协助南线战场确保制空权。”

  “凡妮莎,深海战争领主,奉海洋主宰佩提亚女王的命令,率领安塔维恩远征军支援联盟,”那位蓝发女士也紧跟着开口,她的嗓音柔和而带有质感,仿佛每一个音节中都潜藏着某种奇妙的“韵律”,这是许多海妖在使用人类通用语时的显著特点(口音太严重的除外),“目前洛伦大陆与安塔维恩通讯中断,因此我全权负责在联盟战场上的所有事务。”

  “啊!我想起来了,”洛林从刚才开始便不由自主地多看了这位蓝发女士几眼,因为他总觉得对方的面孔有些眼熟,这时候才突然反应过来,“之前云层上出现的面孔好像就是……您?”

  “没错,是我,”凡妮莎笑了起来,此刻温和友善的模样让人很难想象到她在战场上的另一面,“当时情况特殊,我看到你们的防线即将崩溃,通讯又无法建立,而寒冬号又必须立刻对战场进行炮火覆盖,便只能选择最简单直观的方法联系你们,幸好你们人类的悟性非常出色,竟然看懂了我的脸色……”

  神TM看懂了脸色!你们这帮深海生物的“看我脸色行事”是这么个简单粗暴的流程么?直接把一张十八公里宽的脸印在天上给地上的人发表情包么?!

  现场除了凡妮莎自己,但凡是个三观正常的人都觉得这事儿过于邪门了点,然而有着良好教养的皇子和有着国王职责的奥德里斯却只能把这满肚子的话硬憋在支气管里,只有拜伦是个没啥心理负担的人,当场就忍不住念叨起来:“说真的,你们海妖平常谐门我都习惯了,可你们不能这么邪门啊……”

  “结果不是很好嘛,”凡妮莎一脸无所谓,“大不了下次我顺便把字放上去……”

  奥德里斯一时间有点不知该如何介入这个话题,他当国王半辈子也没见过这样诡异的对话,而且这对话的双方还是两支远征军的最高指挥官——幸好那位阿莎蕾娜女士这时候插了个嘴,强行将已经开始不正常的话题扯了回来:“这些细节问题之后再讨论吧,我们还有正事要谈。国王陛下,我们需要一个谈话的地方。”

  “当然,”奥德里斯立刻点头,“要塞中已经安排好了会客厅,还有接风的晚餐,虽然现在条件比较艰难,但高岭王国的美食和浆果酒应该仍然可以让诸位缓解旅途的疲劳。”

  拜伦一听这个立刻迈开脚步:“那就赶紧走吧,我们可以边吃边谈。”

  一行人向着格瑞塔要塞的会客厅走去,奥德里斯与几位武官在前引领,洛林则落后两步与远征军的指挥官们走在一起。这位年轻的皇子虽然一直很努力地维持住得体的言行,但他偶尔的注意力变化还是没能瞒过感知异乎常人的深海战争主宰,凡妮莎将军回头看了洛林一眼,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有话想说?”

  “额……”洛林一时间有点窘促,他悄悄注意了一下走在前面的父亲,这才带着一丝尴尬对凡妮莎说道,“抱歉,我无意冒犯,只是……我还以为海妖都是用长长的蛇尾或鱼尾行动的,我没想到您……嗯,没想到您也和我们一样用双腿走路。”

  “飞行器里空间小,尾巴放不开,就临时变成了双腿,”凡妮莎随口答道,“你这不提醒我还忘了。”

  话音未落,这位海妖将军的下半身便突然“砰”一下子爆成了大量四散的水花,又在下一个瞬间凝结成了一条长长的蛇尾,然后她左右晃了晃身子,脸上露出满意的模样:“这次稳当多了,我说呢怎么走路总有一种往前边倒的感觉。”

  洛林:“……”

  听到动静回头看看的奥德里斯:“……”

  在与深海种族建立交流这件事上,高岭王国的人们看样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琥珀兴冲冲地跑到了高文的书房,将一个巨大的好消息送到了高文面前:“收到南线战场即时通讯!拜伦那边已经顺利抵达高岭王国境内,并且修复了一座原本被畸变体军团占据的魔网枢纽,现在我们和南边的通讯完全恢复了!”

  高文立刻放下了手中文件,丝毫没有掩饰此刻喜悦的心情:“太好了!他们总算赶到了——那边情况怎么样?”

  “他们赶到的时候一股从奥古雷部族国南下的畸变体主力正在全力进攻格瑞塔要塞,据说再晚一点高岭王国的外部防线就要崩了,幸好寒冬号的炮火支援和海妖的登陆部队及时就位,”琥珀balabala地说着,满面红光的样子就仿佛她当时是亲眼所见,“现在拜伦、阿莎蕾娜和凡妮莎将军已经前往格瑞塔要塞和高岭国王会面了,通讯频道保持畅通,那边有任何情况都可以第一时间报告……啊对了,还有这个,这是通讯恢复之后那边一并传过来的,我复制了一份。”

  一边说着,琥珀一边从怀里摸出了一枚不到巴掌大小的蓝色水晶薄板递给高文,高文接过来一看,发现这是一片通用型的存储晶板——取代了传统的、由法师们手搓的记录水晶,这种制式化的晶体常用于魔网终端、湿件交互接口、大型计算节点之类的数据交互设备,这东西目前还比较昂贵,只在帝国政务机构或军事部门普遍使用,但随着生产扩大以及技术更新,它从去年开始已经渐渐向着民间推广扩散。

  “这是前线的战场记录,”琥珀看着高文把晶板放进旁边魔网终端的卡槽,随口解释着里面的内容,“一部分是寒冬号上记录下来的,一部分是阿莎蕾娜在空中直接拍摄的,还有战斗结束之后的战场俯瞰……”

  说话间,魔网终端已经嗡嗡地启动起来,全息投影浮现在桌面上空,高文与琥珀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那投影上面。

  满目疮痍的南线战场,高岭王国的防线,来自寒冬号的火力覆盖,风暴与乌云,雷鸣与闪电。

  来自塞西尔的当代艺术,来自海妖的战场智慧。

  “……老粽子啊,这也太邪门了点……”

  “有一说一,确实。”

  (推书时间到,友情推荐两本书,一本是来自凉茶煮酒的《我能魔改黑科技》,科幻分类,在末世来临之际寻求生路的故事,开局感觉挺有创意,穿越的同时挤掉了身体的原主人,却只从原主人留下的留言中得到了世界末日马上就来的消息;另一本则是新手钓鱼人的《异世界征服手册》,这本书之前应该也推过,群像+异界开发,就不多介绍了。

  总而言之,把这俩奶了祭天。)
黎明之剑最新章节http://www.sanguba.com/limingzhijian/,欢迎收藏
手机看黎明之剑http://m.sanguba.com/limingzhijian/黎明之剑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黎明之剑》版权归原作者远瞳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灵缘界修罗丹神垂钓之神末世神魔录从姑获鸟开始从红月开始诸天最强大佬网游之全民领主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无双庶子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网站地图

三顾吧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